全部社区

资源检索

于漪老师10月26日“课文可以这样读”研讨... ( 研修活动 -- 专题报告 : 已结束 )

发起人  : 宋文娟创建时间: 2017-12-04
学段学科: 初中语文 开始时间: 2017-10-26
活动类型: 专题报告 结束时间: 2017-12-30
活动单位: 上海市浦东教育发展研究院


活动描述:

于漪老师10月26日“课文可以这样读”研讨会讲座内容

   进行汉语教育不仅让他们理解、领悟汉语言文字的优美、简洁、深刻、和谐、内涵丰富、联想空间大,而且能以优秀文化传统对他们进行精神的哺育,培养他们的民族情节。老师们如果你把这段话记下来,你从中试着去找关键词,你会发现我们语文课程改革它曲曲折折一路走过来,乃至于到今天我们谈核心素养四个方面,我发现都被一网打尽了。那么这段话来自于哪里呢?就是有一篇文章于漪老师的语文教学探索,所以我真的是觉得今天的我们是何其幸运。于老师前一段时间腰不好,但是每一次讲话都要执意站在那里。今天我执意要让于老师坐在这里讲话,前一段时间真的也是刚刚从医院里出来,但是真的是于老师对语文教学的那份使命感,我觉得我把这个使命传递下去,于老师我不知道说的对不对,于老师以望九的高龄,每天为了我们的教育事业为了我们的语文使劲拼命,我们真的是还有什么理由不去虚心地学习,不去努力地进行呢?有请我们敬爱的于老师。

各位老师、各位领导下午好,非常不好意思,刚才听了6位老师的发言,很受教育也很鼓舞,觉得我们语文还是非常有希望。我不好意思在哪里呢?本来站在那里讲两句话好了,结果李校长说我站起来很受伤,先是把腰骨折断掉,前一阵心脏病复发,去看急诊住医院了,刚刚出院不久,但是我认为参加语文核心素养培育与课堂教学主题论坛活动我觉得非常有意义。因此,我来了。但是我很不好意思大家为我的担心。

我觉得刚才六位青年教师结合自己的课堂教学讨论语文核心素养的培育很有意思,很有思考。对此,我也谈一点自己的粗浅的想法,我觉得讨论我们语文核心素养课堂教学首先是放在一个怎样的背景下来讨论这个问题?我想这一点非常重要的,它放在怎样的背景下来讨论呢?我想它必须是放在我们要深化教育体制机制改革的这样一个大背景下来讨论。

第一个背景:5月23号,中共中央政治局专门讨论了、通过了关于深化教育体制机制改革的决议。那里讲得非常明确,我们要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要坚持社会主义的办学方向。我们对孩子的教育一定是适合孩子发展的终生教育。这就是总书记教育我们的,要学习要终身教育。我的教育一定要考虑孩子的终身学习发展的这样一个能力,要加强素质教育。这是我们整个大背景下来看我们的语文课程,语文授课的概念。这一次十九大会议讲到国计民生,国计民生的第一条就是优先发展教育。优先发展教育是从来没有讲过的。但此次的十九大会议讲到的第一条就是优先发展教育,而且优先发展教育是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要发展素质教育,要把我们的孩子培养成为德智体美全面发展建设者和接班人。

还有一个背景就是当前我们在谈语文课程素养的时候,一定要跟学生的科学素养联系起来。因为学生的核心素养它有六个要素,这六个要素它是:文化底蕴、文化基础、科学素养、学会学习、身心健康、实践创新。其中学会学习这一条是非常重要。老师不可能完全代替学生学习,要引导学生学会学习,其次是身心健康,因为接下来他要有社会担当、责任担当。这六个要素他是在三个方面把它归纳起来的,我想我们各个学科的核心素养都要在这样一个大的时代背景下来考虑,我们要培养什么样的人?

   我们的核心素养,学科核心素养要跟我们国家的大方针和我们培养孩子的核心素养紧密地联系起来。然后考虑各学科的独特价值和功能,你所教学科的独特的价值和功能是怎样的?所以刚才余党绪老师讲我们从加强双基,基础能力到三个纬度,到现在的核心素养,实际上是人的认识在不断的超越,人们在不断的接近真理。有的时候,人很难超越时代,但他总是不断的接近真理。假如人碰到的就是真理,不管他的思考多少强,但他对我们的认识是一步一步在实现的。我记得当时在实现课改的时候,那时正在北京开会,当时提出三个纬度已经是很了不起啦,因为在双基的基础上大大发展了。当时我们教育的核心理念不是以指示体系为本,而是以人为本,因此所有的学科教学必须要有能力过程与方法。实际上,十几年以后,我们既取得了成绩但还是存在很多问题,因此当时我们又提出了语文的四个方面的核心素养。

实际上,一句话就是:从学科本位把它转化成了学生的维度。从本来学科本位我怎么教?现在要把它转换成学生的本位。学习什么才是有效的?我想必须要让学生深刻才有效。所以,这一次十九大讲到我们社会的主要矛盾的变化,我想跟我们的教育是一样的。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那种需求,但我们的发展是不够充分的,不够平衡的。其实教育也存在着这样的矛盾,那就是老百姓要求的全部是优质教育。而我们原来是一个一穷二白的基础,如今大家都要优质的教育,这个跨越式的发展是来不及的。

教育不能急功近利。但急功近利也是我们教育的最大毛病,语文也是。从我们的社会发展,从我们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来讲,每个人的语文素养应该要棒棒的。文化素养,语言文字运用起来真的应该是色彩飞扬,但是我们现在还达不到。这就是一种矛盾。我们教育的现状是不能够满足孩子的成长的需求的。所以要改革,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讨论这个问题,不是可有可无的,而是非要去认知,非要去读懂,非要去理解的。我想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来认识可能能够更增强我们的动力,更知道自己的责任担当。

   在这样一个新时代下,在新时代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下,我有两点建议。

第一点建议是:我们的语文老师,特别我们在座的这些,都是基地的学员,优秀的教师要有点新思考。

第二个建议是要有一点新作为,有一点新思考。有一点新作为,因为在教师这个队伍里它一定要有骨干,全面冲锋陷阵要有带头兵。

我想讲的第一点建议语文老师要有一些新思考就是要重新建立语文志向,要建立中国语文的志向。我就非常同意刚才余党绪老师讲的语文的四个方面,它就是语文的核心素养。这些确实也是要深入研究的,但是我们思想中的障碍也是很多的。我觉得要破除一些,我一直认为我们的老师太听话了,都是乖孩子。学术上是不能是乖孩子的,业务上你也不能是乖孩子的。我们真的是乖孩子,谁在这个位置上,对你讲什么你都听,你都照搬,这样是不行的,出不了出类拔萃的人才,出不了顶尖的人才。据说我们的航天事业,平均年龄只有38岁。但是我们教师38岁还属于年轻标准,不算老。所以,年轻的你们真的要解放思想,要破除一些旧的的思想。我认为有两点对我们树立自己教学的自信是很有障碍的,

首先是望洋兴叹。我经历的比较多,80年代刚刚改革开放,在座的年轻人有的还没生出来。我经历了很多,当时一开放,可以说我们的语文一直处在被期盼的地位。(13分56秒至14分零3秒实在是听不清,但感觉很关键)(你总归是不行的,当然最早是李先生讲的用了那么多的词。)我当时是第一线教师,说老实话听了这话我很不服气。我说,他们是没有到课堂来上课的人,所以他们什么话都讲,如果他们去课堂上课就知道上课的艰难了。说这些话的不应该是我们语文老师。

望洋兴叹有几个要点。第一,有观点认为语文要像外语一样听说领先。一听到听说领先,我马上反对,我们的语文核心素养是要听说读写的。我说这是母语啊,孩子生下来在家里爸爸妈妈对他说的话全是母语,我们为什么要听说领先?因为外语是听说领先的,因此咱语文也要听说领先?

   第二是有人倡议语文要三年过关。我曾经历过三次这种激烈的争论。第一次是1957年左右,那时候整个社会环境是多快好省建设社会主义。大家现在都知道语文是最不能多快好省的。但当时就有学校讲语文在初中就讲完了。讲完后就彻底不要了,他们认为识几个字,能写封信就可以了,其他的时间给物理、英语等这些学科。结果呢,我们敬爱的周总理花了很大的力气再来抓双基,抓基础知识与基本能力。第二次是1980年在福州,上千人的大会。在这个会上有个东北的老师提出来,语文要三年过关,初中就过关了,高中不要学语文。当时我在会上问他,是山海关还是嘉峪关?你过关要不要准备?当时也有很多高校老师参加此次会议,他们也非常惊讶怎么会有“三年过关”的思想。当时的我还没有教初中的经验,但是我觉得中国语文绝对不止是写字、写封信这个层面,绝对不是。母语教育,一个人的文化气质,文化的品位怎么能是这样呢?大家看时隔二十年,哪一个省哪个市哪所学校语文三年就过关了?现在博士毕业论文还有错别字呢,语文一定是跟随人的终身发展的。

后来又有语文不要学了,初中就解决了的声音发出来。我坚决反对。为什么?我说终生学习语文这是规律。初中还是娃娃,真正懂点事情了那是高中了,其实要高中二年级下学期才真正稍微有点懂事情。我自己大学毕业还稀里糊涂的,语文学习初中就解决了,不是这个样子的。如今“三年过关”的言论,我估计不会再敲这个锣鼓了。

但是,科学化学习语文对我们的传统教学影响是很大的。科学化学习是在粉碎四人帮以后突飞猛进的。因为它是在教学大纲当中固定下来的,48个知识点过去学语文从来没有提到过。搞科学化的语文我是参加讨论了的。我是非常反对为什么。因为我们的很多东西从概念上都立不性的,跟数学物理都不一样,对吧?它数学概念一丝一毫都不能差的,我们语文概念很多是很含糊了,这个概念都理不清了,我们没有离开建设,因为正好我们有一个课题,牛津大学美国的那个十所大学它教育学院我们有一个三个研究课题,集体要去的,结果这三个赫然就出来了,48个知识点然后还有能力点。那个能力点跟知识点完全是交叉的,你从逻辑上讲说不清楚的,但是因为它是作为文件下发的,所以这个一本教学大纲就改变了我们的全国的语文教学的面貌。知识点从此开始,因为最早也是要推科学化,科学化的节点就是我们把汉语言文字废除掉,这是节点,当然当时有很多学者专家非常反对这个没有搞成功,但是从知识能力这里来讲,我们这里确实是吸收科学化。实际上在这个著作过程当中,他在望洋兴叹,他认为中国的就是不行的,有的是跟着吆喝的,其实到底是什么也搞不清楚,就跟着吆喝。有的是谋划东西部分放大了以后,谋取功利的。因此这个一套一套的,我们这样一个望洋兴叹的这样一个思想,其实在我们现在这几年讲多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有好转,但是还是问题很多。

   其次是望古兴叹。好像现在一切应对西方的文化,我只要望古就行了。恐怕这也是不行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的古代文化是我们中华民族文化的底气,但是我们绝对不是靠语言就能够抵挡现在西方的文化的。因为现在是多种文化、多种教育思想它们在猛烈地撞击。它们是在一个竞争轴上面的,是的,你原来的这些东西你能够全部抵抗吗?因此要讲到要创新性地发展,要创造性地转化了。所以这里告诉我们实际上有六个字,你既要成于骨,中国人你要有优秀传统文化的根,但是要强于筋,你一定要创造性地转化,创新性地发展,你要强于筋。用现代化的思考来对待我中国语文,这样才行,你才有力量,你太有话语权。我老师用几句古诗来对,我怎么对得了?对我们语文的这个思想范围的扩除,更难的就是为近现代者这个赞叹。因为光绪29年搞是西方的,这个语文的定位定在哪里?语文的定位它就是写信,就是这样的。那么这样一定位以后,实际上是怎么呢?实际上是打乱了我们千百年来界定下来的认知体系,中国的文化它是千百年来积累下来的认知体系,它认知体系是什么呢?它是所有的学都是道统的。道统领学,所有的国文教材,你不管是什么教材,历史也好文学也好,它的所有的国文的教材都是在提高的,它的着眼点是阅读。

   中国的国文教学的着眼点是阅人,就是你受教育者对于什么呢?对于生命价值的认知和初始创人格的塑造,一个是生命价值的认知一个是初始人格的塑造。一部论语造什么?人格的完善,人格的速成。我们当时一些改革有些人学者写不过来,不是这样的,而我们的这种整个被打乱的人主要是我们把国文去掉了,改成语文,就是口头为武,书面为文。我的课文是例子,用来教学生的,说话和写话。这样就打乱了千百年来我们这样一个文和武的认知体系。实际上它的所有的国文它都有突出了人文精神,所以我们现在在讲这些问题,实际上是还原是回归。因为当时是一个理念,其实所有国家它都叫国文,唯独我们是语文,其实我在教的时候,我80年代的时候我就体会到这个,我曾经讲过语文绝对不是个例子,也绝对不止是一种功能,因为功能语言文字是它的载体,载体要用的好它后面的内涵是什么,你的思维不了解,你的审美不了解,你的文化不了解,你的皮毛有什么用?你怎么会渗透?它是一个整体,而我们现在就把它碎片化,碎片化现在是要还原回归,它是一个东西,我曾经讲过就是洋葱,皮跟肉你分不开的,你剥皮把肉也剥掉了,所以这个问题我觉得我们是要很好的认识它。至今为止有人刚才讲了,强调语文实际上要气血方针,有的是无意识,有的是有意识。

   其实这个我们现在还有人讲语文课只要讲语言文字,不要讲文字,教内容这个就是不对的。我觉得怎么可以把内容跟这个文字分开来呢?自古到今我们仁人志士,语文对人格不知道起多少大的作用,对吧?文天祥是头顶状元,他能够有这样一个留取丹青照汗青,他一天到晚推销语言文字是这样读出来的。我们社会主义革命,无产阶级革命很多人走上正途,就是中国的外国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温家宝讲他读了多少遍,怎么会没有用呢?内容和语言它是一个整体,不能够把它分割下来。所以我觉得我们在这个地方是不是要有一点新思考,要去除一些,要自己想一想。一定要强于精,我觉得搞中国教育十六个字是不能够忘掉的,植根中国扎根中国,你根要扎在中国,你是搞中国教育的,你是搞语文的。融通中外,我不是说拒绝学外国,外国好的我们当然要学了,我是融通,比如说我说孔子讲的因材施教,这个确实了不起,两千多年前他有这样一个想法,而且他身体力行,对曾子怎么教的,颜回怎么教的,子贡怎么教的,但是我们不拒绝。哈佛大学他研究心理学、生理学还有多元有语言职能,有数学逻辑职能,有空间职能,有音乐职能,有人际关系职能,还有自我认识职能等等几种职能。现在又增加了几种,我怎么会要学的?我是融通中外,我拿来为我所用来解决我中国教育的问题,把我的孩子培养的更好。


,,,,

 

资源列表

京ICP证 060239 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许可证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100001

Copyright © 2012 yanxi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