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社区

资源检索
黄建初 黄建初
[0回复 / 46501阅读]

田农:研究的味道何以浓

楼主发表于:2016-05-31 20:57

研究的味道何以浓

——《百合花开》支架式教学课例研究的启示

田农

工作室的学员程老师又开了一节研究课,还是循着他的课题《两种教学方法在散文教学中的比较研究》做课堂教学的实践探索。有幸请来了黄浦区教育学院原党委书记、常务副院长魏耀发先生来参加课例研讨活动。其实也不是学校特意请他来捧场的,而是在上海市学习科学研究所和浦东“课例研究课程化工坊”联合举办的读书心得交流颁奖会上,程老师向魏老师求教后的动议。

老师正在主持上海市教心学科培训基地,带了一批来自全市的有志于教育研究的骨干教师搞培训。他准备带学员进入课堂做研究,正好与小程的研究一拍即合。小程老师的课研究的是抛锚式教学与支架式教学的比较,与魏老师正在做的市级课题有相通之处,所以有了教心基地的导师和学员来南汇四中参与研究的好事。其实,我们希望魏老师以他的教育研究经验和敏锐眼光,对我们南汇四中的课题《以课例研究为载体的个别化研究》做一个诊断和评析,希望得到专家的指导,有助于今后的研究还是沿着实证研究的路做,从而让研究有实实在在的收获。

老师早早来到南汇四中,很认真地参加了观课议课,临近研讨结束,我请他讲话,对活动做一个小结。魏老师很坦率地谈了自己的观感。他说这次活动“研究的味道很浓”,对解决教研与科研两张皮的问题有很好的作用。

何以见得这次活动“研究的味道很浓”。用陈静静的话叫做我们既要看到树的成形好看,也要看到树的种植过程。

小程老师的研究是有基础的。

小程老师参加小组合作学习的教改研究已有三年。去年还申报了一个课题,这样就使教学探索有了一个思路和框架,对课题涉及的概念也做过文献研究。20151029日的研究课是《苦瓜》,研究的主题是抛锚式教学与小组合作学习。因为《苦瓜》的研究引出了对支架式教学的探索。201647日的研究课是《百合花开》,研究的主题是支架式教学与小组合作学习。

《百合花开》的课后研讨中,陈静静博士对支架全部由教师给出提出了质疑,提出了“学生也是支架”的观点,从而引出了怎样把学生作为学习的支架来组织教学的研究主题。受陈静静博士的启发,小程想到了支架来自于教师其实质可能还是一种灌输式教学,背后隐含的观念可能还是教师低估学生的学习能力,对他们不放心,所以每个环节都给学生搭好支架,牵着他们往前走。而且误把这种灌输认为就是“有效学习”“高效学习”。

基于上述认识,本节课的研究聚焦在“支架来自学生,可以吗?”

本课例的研究假设是:支架来自学生,来自学生真实的学习起点和需求,是可以提高学生的学习质量的。怎样证明?希望通过观察员的课堂观察,和收集的现场实时状态——学习气氛、学习效果、课堂里的社会关系,以及教学设计的合理性和达成度,来说明研究假设是否得到证实。如果没有被证实,怎样改进教学设计?怎样组织教学更好?请观察员提出建议。

可见,小程老师的研究得到了专家的指导。陈静静老师的大胆假设,和小程老师的小心求证,构成了研究的哲学基础。

还有王丽琴副教授,在《苦瓜》研究课的研讨中,听了18位教师的现场议课,归纳了三种议课的分类,有“基于课堂观察——看到的故事的议课”,“基于研究主题——如小组合作学习、教学目标达成度、抛锚式教学的评议”,和“基于学科教学研究前沿——如小组合作学习的本质的评议”。是研究中“分类别”的一个实例,给我们一线教师有益的启示。诚如刘良华教授所言,研究就是三套路,分类别、做比较、找关系。

这些前期的研究无疑是这次《百合花开》改进课研究的基础。

小程老师的研究得到了伙伴的支持。他正在参加浦东新区的教育科研教师培训工作室学习,工作室的学友一次次走进小程的课堂,当观察员,把观察到的细节一一呈现出来,有助于小程老师看到课堂里的微观世界,看到学生的真实学习,使改进课的设计有实证的依据。

小程老师的研究是有研究方法做依据的。

课堂观察是调查法中很实用的一种方法。以往的研究对课堂观察法的运用缺少经验,要么不得要领,要么把课堂观察弄得过于复杂,实践中难以操作而让教师望而生畏。陈静静博士得佐藤学教授的真传把课堂观察引入浦东的教育研究,对解决如何收集课堂证据判定研究假设的真伪有了突破性进展。

教育科研工作室的学员已经数次跟着我们几位教发院的教师做课堂观察,也初步学会了观察、记录和交流。观察员队伍的能力素养,就如一面光亮的镜子,照射出课堂的真实状态,这对研究的真实性和有效性起了作用。

什么才可以冠名为研究?用刘良华教授的话说叫做研究三套路,就是分类别、做比较、找关系。如果这就是检验的标尺,那么我们可以以此来检验小程的研究。

小程老师认真阅读了刘教授的《教育研究方法》,把自己的课例研究定位在“找关系”,寻找研究抓手(或称实验因子)与研究目标之间的关系,即支架式教学与小组合作学习的教改实验是否有助于提高学生学习的质量,它们之间到底是正相关还是负相关?

可以这样说,以往我们的研究如果不是分类别、做比较、找关系的话,往往使行动研究沦为教学改革,沦为把所有的教改都说成是研究改进带来的成效的弊端,叫做“胡子眉毛一把抓”,搞不清到底是什么教改因素起的作用。

研究需要假设,研究是通过实践证明假设是否成立。小程老师是有研究假设的,这是他的课例研究的高明之处。

如今实证研究开始被学界青睐。何谓实证研究,就是“拿证据来!”我很欣赏专家的这句话,言简意赅。凡是大师级的专家学者,都有把问题讲的通俗、直白的本领,使我们教师听得懂,听了以后可以学着做。

这次活动参加者很多,甚至有远道而来的嘉定徐行中学的领导和教师,他们也在做课堂教学改进的研究,碰到了不少困难,希望通过同行间交流来打开思路,重新设计自己学校的研究。比较他们学校与南汇四中的研究,或许我们可以找到一些答案。

小程老师的课例研究之所以“研究的味道很浓”,有几个关键的地方值得借鉴:那就是理论视角、问题意识、研究方法和实证依据。

小程老师已经研读了《教育研究方法》等不少书籍文章,也做过抛锚式教学和支架式教学的文献研究,这就使他有了一个研究的理论视角。从而让自己透过照射到教育上的光亮(理论视角)看到教学的问题和解决的方法。

小程老师对课堂教学存在的问题是有一个聚焦过程的。看不到课堂存在的问题,研究几乎无法进行。问题是什么?怎样才可能予以解决?这是教师做行动研究的逻辑起点。好多课题有研究目标,如“培养学生的思维能力”“培养学生的问题意识”等等,但是造成学生思维能力弱、问题意识不强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有那些因素会影响学生的思维、问题意识,课题研究者还不清楚,也不知道怎样通过调查收集证据,理清各种因素之间的关系。这样搞研究,搞出的研究也必是似是而非的糊里糊涂的结论。

研究是讲究方法的。特别是教师的研究往往在自然的条件下进行,不可能像专业研究者那样剔除一些不相关的要素,使研究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和条件下。自然状态的研究更有实验和推广的价值。问题是在自然状态下怎样收集证据证明研究实施的行动对研究的目标呈现出正相关还是负相关。

收集证据曾经是教师做研究的拦路虎。我们曾经设计出实验班与对照班的对比实验,却因为受到教育伦理的挑战、批评而搁浅。我们曾经组织团队进入课堂收集课堂数据做研究,但最终还是不能作为日常性的研究方法而只能在少数课上使用。佐藤学教授的课堂观察引入浦东,给我们收集课堂里学生真实的学习状态以启示。我们已经初步尝到了甜头。这种课堂观察既具科学研究的客观性,又具实践研究的可行性。教师参加几次活动,便会使用这种方法了。

课堂观察属于调查法的范畴,有科学研究方法的特征,也易于得到学界认可。这种课堂观察辅以课后访谈,还有问卷调查,那么基本的调查法已经都具备了。

何谓实证研究?在刘良华教授看来,就是实验研究、调查研究和历史研究。当前实证研究一词频频出现在报刊杂志上,说明实证研究得到了学界的认同。但是对实证研究的实质能够用通俗易懂的话语说清的人还不多。一本很有影响的教育研究杂志登载了一篇论文,题目冠以“实证研究”,我一看文章内容就是一项调查研究而已。把小文章带上大帽子,只会把实证研究引向旁门邪道。这不是学术水平的体现。

研究来不得半点虚假和急功近利,需要教师实实在在地做。此理,对学界对专业研究工作者,对我们正在做教育研究的同志何尝不是如此!

(二〇一六年五月二十日星期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请登录​。

按 CTRL + ENTER 快速回复 上传资源

京ICP证 060239 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许可证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100001

Copyright © 2012 yanxiu.com